cwtww

【喻黄】小侍卫和他的萝卜(5)

*侍卫喻×王爷黄
*OOC
       黄少天从苏府一回来就看见喻文州站在自己房门口,靠在房门上,一动不动不知站了多久,似乎是在等他回来。
       不知道又是哪个话多的说出去的,总之黄少天刚一走进,还没开口,就被喻文州抢先一步问道:“今天是苏小姐请你去的?”
       喻文州看起来里有些焦急,语气里多了几丝平时少有的烦躁与不安,黄少天被他这副样子吓到了连忙说:“嗯……我都好几天没去找她了,今天她又突然约我,其实……其实我去是为了……”
       黄少天吞吞吐吐半天,也不好意思说自己和苏小姐到底聊了什么。转了转脑袋,又有些生气的反问喻文州道:“你还好意思问我,这几天你都不在,你去哪儿了。以前你总跟我一道,现在可好,这么好几天不见踪影,连说都不跟我说一声……你上次带回来的桃花糕,今天吃着都有苦味了,你怎么还不给我买新的,你说你……”
       说着说着黄少天就忘了自己在说什么了,话头越扯越远。在见到喻文州之前,他有很多话重要的想说,现在站在他面前了,却什么也不想说了。反正那些都不重要,以后他们还有长长的时间可以去讲,所以即使讲很多垃圾话也没关系吧。
       黄少天一张小嘴吧啦吧啦说个不停,平时这种时候,喻文州就会在一旁安静的听他说完,因为这样子的黄少天很是有趣。
       可今天喻文州却安静不下去了,他打断了黄少天,毫不掩饰的直接问道:“她答应你了?”
       黄少天原本还头头是道的在埋怨数落着,被这么喻文州突然一问,一下子有些懵,下意识便连忙否认:“啊……?她?没有!……你误会了……”
       生怕喻文州误会,回过神来黄少天赶紧解释道:“今天我去和苏小姐说开了,我再也不去找她了。她不喜欢我,而且……我也有喜欢的人了。”
       说完黄少天不敢再看喻文州,有些不好意思的四处张望,用手抠着自己的衣角。喻文州平时聪明得不得了,这时却又不敢胡乱猜测,尽管心下有几分明了,还是问道:“少天,有喜欢的人了么?”
     黄少天张了张嘴,又什么话都没说,继续低头扯着衣角,原本平整的短袍被他弄得皱巴巴的。
       都到这时候了,再怂也得上!顿了顿,喻文州用手握住黄少天的肩,盯上他的眼睛。
       毫无底气却又无比认真的问:“少天……喜欢我吗?”
       没想到喻文州会这样问出来,但既然他都能这般坦然,黄少天便也不再闪躲。抬头迎上喻文州的目光,想也不想一口答应道:“是。”
       一瞬间,满院子的花都开了,月色温柔得像水。就像干枯的沙漠迎来了雨露,多年的心意终于得到了肯定,一束光照了进来,充斥了喻文州的整个胸腔和大脑。
       他一把用力的抱住黄少天,黄少天不舒服的动了动,却反倒被抱得更紧了。喻文州抱着怀里软软的人,心里满足极了,这是他追逐了那么多年的人呐。
      纵然黄少天默认了,可喻文州偏想听黄少天亲口说那句话。他把头放在黄少天肩上,呼出的气尽数撒进黄少天脖子里,弄得人有些痒痒的,然后他低沉着嗓子轻轻说:“嗯?少天刚刚说喜欢我吗?”
       黄少天克制着内心扑通扑通的狂跳,害羞的把头往喻文州怀里钻了钻,微微点点头说:“嗯。”
       喻文州的手抚上黄少天的头,揉了揉他的头发,然后柔声说:“少天,我喜欢你。”
       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景,黄少天实在不知道怎么反应会显得比较有经验。只有身体在下意识的想更靠近喻文州,于是黄少天伸手搂上喻文州的腰,继续闷闷的发出一声:“嗯。”
       喻文州一手抱着黄少天的头,另一只手在黄少天背上游走。喻文州的手仿佛一个火源,所及之处,都一下子被他点燃。黄少天觉得全身上下都开始烧了起来,只觉得浑身没劲,不停想往喻文州怀里钻去。
       喻文州的声音温温的热热的,还轻飘飘的,就像一根羽毛在挠着耳朵,听得人心里又痒又热:“少天,我想听你说喜欢我。”
       这话从喻文州嘴里说出来,仿佛有了魔力,柔柔的钻进耳朵里,钻进心里,黄少天整个人都没了力气,软软的靠在喻文州身上。这样的黄少天听话得不得了,乖乖应了喻文州,低声说:“我喜欢你。”
       人总是贪心的,特别是对喜欢的人。似乎是闲黄少天说得小声了,喻文州微微勾起嘴角笑了笑,又摸摸黄少天的头说:“我没听清,再说一遍。”
       黄少天忽的抬起头,有些恼了,撇撇嘴看向喻文州,不耐烦地嚷嚷着:“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超级喜欢你最最喜欢你……够了吗!”
       炸毛的黄少天,在喻文州眼里真是可爱极了,简直想把他一口吞进肚子里去。喻文州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嘴角也是弯弯的,温柔得像冬天的太阳。
       喻文州笑着摸摸黄少天的头,安抚着他。然后低头浅浅的在黄少天嘴上啄了一下,舔舔嘴唇说:“没够。”
       说完,又接着吻了上去,轻轻覆上黄少天湿湿软软的双唇,弄得他下意识发出了急促的喘息,晕晕乎乎之间眼神迷离,面色潮红。这样的黄少天看起来很好吃。
       喻文州轻轻咬了黄少天一下,黄少天吃痛地发出一声闷哼,趁这个间隙,喻文州的舌头便钻了进去。然后一把扣住黄少天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这次,是一个长长的吻。厮磨,浅尝,掠取,热烈。
————————
此处应有车,省略八百字,请自行脑补,酱酱酿酿啪啪啪XXOO
亲亲已经是极限ʘᴗ• 实在不会开车(づ◡ど)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