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ww

【喻黄】小侍卫和他的萝卜(3)

*侍卫喻×王爷黄
*OOC有
       喻文州刚进宫那会儿,本来是将他派给另一位小皇子做伴读的。奈何没过几天,那小皇子的额娘就犯了事,便被打入冷宫。那小皇子地位一落千丈,已经没了价值。
       或许就是因为再也得不到了,反倒让人念念不忘,黄少天生母走得早,却因此也让老皇帝对黄少天多了几分怜惜。于是,张太傅随便寻了个借口,将喻文州调到了黄少天身边去了。
       十来岁的喻文州已经学会了执行命令,却还没学会控制内心。在去到黄少天那里的第八天夜里,那晚的月亮皎洁得让人讨厌,喻文州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大约是因为那天是他的生辰,每每这个时候,那些被他尘封起来的记忆,就像开了闸,一股脑的全冒了出来。
       从前的父母,从前的家,从前的生活,一想到这些他就更没了睡意,透彻清醒起来。
       喻文州和黄少天是同住在东院里的,只不过黄少天住的是上房,喻文州的是专门留给贴身下属的侧房。
       睡不着的喻文州索性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他本想趁着夜里没人,独自爬上屋顶感伤一番。
       屋外的空气格外的清新,刚一走出门,院子里传来的断断续续的啜泣声便让他停下了步子。往四周一看,却又不见人影,顺着声音寻去,最后喻文州看见了蹲在石桌子底下,微微抖动着肩膀的黄少天。
      本不想多管闲事,可身体总比脑子更早一步做出反应。等喻文州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走过去站在了黄少天面前。
       发现有人来,黄少天仅仅侧脸瞄了一眼,又接着低下头去,丝毫不受影响,没有一点要掩饰的意思。他把头埋进膝盖里接着哭了起来,还哭得更大声了。反正都被人看见了,索性就大声哭出来好了。
       过了好一会儿,黄少天许是哭累了,渐渐没了声。然后他慢慢站起来,用有些微微肿起的眼睛,瞪了一直站着的喻文州一眼,没好气的对他说道:“不许跟别人讲。”
       然后便从喻文州身旁绕了过去,喻文州也不知哪儿来的胆子,竟鬼使神差的一下子叫住了黄少天。
喻文州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哭?”
       蓄水已久的河堤,一旦找到一个出口,便会毫不犹豫的涌入。黄少天被喻文州叫住后,不仅没有生气,反倒仿佛是有什么天大的秘密一般,望着喻文州狡黠一笑,露出一对好看的小虎牙说:“我刚刚听见布谷鸟叫了,所以跑出来看看。”
       喻文州想了想,想说什么,最后也没开口。黄少天又走回刚才的石桌子面前,坐了下来,接着轻飘飘的说:“我娘亲病得厉害那几天,我每天都听见窗外有布谷鸟在叫,叫得人心烦。后来娘亲走的那天,更是一整个院子的叫声,从早到晚叫了整整一天。”
       说完,黄少天用手挠挠后脑勺,有些后悔讲这些话了。然后他又看向喻文州,试图通过喻文州的表情看出些什么反应,会可怜他么?或者嘲笑他?
       但黄少天失败了,他从喻文州脸上什么也看不明白。不过,这么仔细一看,喻文州长得倒是挺好看的。一瞬间的失神过后,很快便回过神来,继续陷入谁也不说话的沉默之中。
       过了半晌,喻文州微微皱了皱眉,打破了当时诡异的气氛。他面无表情,语气也没有一丝波澜地说:“嗯,知道了,晚上天凉,你快回去吧。”
       说着,喻文州伸出手去拉黄少天。没想到刚刚还平静的黄少天,毫无征兆的突然就发起火来,他一把甩开喻文州伸过来的手,眼睛里变得水盈盈的,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般,低头望向地面恶狠狠的说:“你知道个屁,你不知道!”
       黄少天抬头瞪住喻文州,眼神里满是恨意,然后慢慢又低下头,小声说:“我什么都没做,可我的手足兄弟都对我如临大敌,没一个真心对我好。而我的父皇,他又不是我一个人的父皇,他也是别人的父皇,他更是整个天下的皇上。他有诸多儿女,还有无数子民,他要爱的人很多,多到他可以很久很久都想不起我来。”
       顿了顿,黄少天又抬起头看着天上的月亮,眨眨眼睛继续说:“所以这个世界上,我只有娘亲一个人,她走了以后,我就孤零零的了。”
       天上的月亮,树上的布谷鸟,一切都那么让人讨厌,可眼前这个哭唧唧的黄少天却是意外的可爱,让人忍不住想抱抱他。喻文州确实也这么做了。
       喻文州走上前一步,轻轻把黄少天的头,埋进了自己怀里。然后用他那骨节分明的手掌,小心翼翼地抚摸着黄少天的后背,低声在他耳边说:“我也孤零零的。”
       一起走吧,再也不要孤零零的了。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