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ww

【喻黄】小侍卫和他的萝卜(2)

侍卫喻×王爷黄
OOC有  
        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黄少天进宫去给他爹祝寿。寿宴上,苏副相之女用一支舞让黄少天懵了头,要是就这么台上台下惊鸿一面,之后再无瓜葛,那黄少天最多也就惦记一阵,过不了多久就能将她忘了。
        可一切偏偏像是刻意为之一般,那日寿宴结束后,那姑娘阴差阳错捡到了黄少天从不离身的玉坠子,那可是他亲娘留给他唯一的东西,那东西可是他的死穴。这下黄少天算彻底陷进去了,他觉得这就是姻缘二字最好的解释,这是命运的安排,他和那姑娘一定是命中注定。
        黄少天平时喜欢的玩意儿多,钟情的却少。有什么新鲜的他总是忍不住试试,但没见他对什么一直恋恋不忘过。皇城里那些公子哥们流行的他都跟着玩过,唯独逛花楼这事儿他从不跟着去。
        倒不是他有多洁身自好,主要是一方面是喻文州老不让他去,其他都好说,唯独逛花楼这一条,喻文州从不退让半步。而另一方面,是黄少天自己的原因,也不知道怎么的,他似乎对女色这一项上,没有太大的兴趣。
        那日从宫里回来之后,黄少天就没消停过,东奔西走找人打探,把那姑娘从头到脚查了个底朝天。从家世背景学识为人,到生活习惯兴趣爱好,几天下来,连人家哪一年换乳牙都弄得清清楚楚,就差没查她出生的接生婆是谁了。
        这些日子以来,只要一闲下来,黄少天就往苏府里跑,酒楼也不去了,桃花糕也不吃了,捕猎也不去了,一门心思扑在姑娘身上。
        喻文州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觉得不能再坐以待毙,该有所行动了。成全别人这种事,实在很难做到,所以,喻文州不准备成全黄少天,至少,不准备成全黄少天和别人。
        以静制动,这招对黄少天十分奏效,心脏的喻文州深谙温水煮青蛙之道,黄少天这只小蝌蚪是跑不掉的。
        自从黄少天开始夜以继日的追求苏姑娘起,喻文州就总是找各种理由不同他一起去。
        第一天,黄少天一个人兴致昂扬的去,又一个人灰头土脸的回来。第二天,黄少天一个人信心满满的去,有一个人垂头丧气的回来。第三天黄少天一个人……
……
第九天,黄少天一个人面无表情的出门,又一个人面无表情的回来。
第十天……,没有第十天。
第十天他没去,后来再也没去了。
因为第十天,他一开门就看见不知在房门口等了多久的喻文州。
黄少天:“你今天没事?不去带侍卫队操练?”
喻文州:“不去。”
黄少天:“不去监督后院翻修?”
喻文州:“不去。”
黄少天:“不去看张太傅?”
喻文州:“不去,我今天哪儿都不用去。其实昨天,前天,前几天,我都不用去。”
        黄少天愣了一下,又试探着支支吾吾的问:“之前……为什么骗我?”
        相比黄少天的吞吞吐吐,喻文州就坦荡多了,一脸笑意的迎上黄少天的眼睛,然后一字一句清晰的说:“因为,不想看见少天和别人在一起,我会伤心。”
        黄少天半懂半懵的看向喻文州,满是疑惑的对上喻文州的眼睛。一瞬间,黄少天像是中了蛊般,被一股电流从头而下窜入他的每一根神经,他清清楚楚看见了喻文州眼神里的爱,还有落寞。
        黄少天一下慌了神,语无伦次起来:“江小姐跳舞很好看,弹琴也好听,她还捡到了我娘的玉坠子……后院翻修太吵了,我每天都睡不好……这几天你不在,我很难过……昨天和江小姐一起吃饭,她竟然吃了秋葵……”
        为了阻止黄少天继续废话下去,喻文州向前一步,扣上黄少天的后脑勺,双唇贴了上去。黄少天像是受到了惊吓,睁大眼睛看着喻文州,还用力推打着喻文州的胸口,试图让自己挣脱开来。而喻文州似乎丝毫不受影响,闭着眼睛,睫毛微微颤动,双唇轻轻舔拭着对方柔软的唇。一手紧紧搂在腰上,一手扣住后脑勺。任黄少天如何不安分,硬是一点办法没有。
        最后,喻文州轻轻在他下唇咬下一口后松开了他。黄少天瞬间跳开喻文州,一时之间,以他的认知,竟不知该怎么面对眼前的情景。
       黄少天慌慌张张的开口道:“呃…啊…嗯…你不用道歉…我原谅你了…年轻人难免冲动…我懂的!你放心…我这个人很讲义气…就算以后我成亲了我们照样可以一起…唔…我想起来我屋里蜡烛还燃着,我今天的兵法还没看完,啊…我先走了……”
        黄少天总算说完这一大段话,像是怕喻文州接下来又做什么不得了的事,说完话连看都没敢看喻文州一眼,就逃一般的跑回房把门关上了 。
        关上门,黄少天用手捂住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喻文州的脸不停在脑子里打转,一回想到刚才,黄少天脸上又忍不住一阵燥热。等平复下来,黄少天的脸不再燥热了,心底却窜出一团火苗。那个吻,好像并没有那么难以接受,甚至,有一点点,柔软。
        而门外喻文州站在原地,怔怔看着被黄少天重重关上的门。刚才伸出去的手,没有抓住跑开黄少天,无力的悬在空中,连收回都忘了。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