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ww

真人版真是……不好细述的尬

【喻黄】小侍卫和他的萝卜(5)

*侍卫喻×王爷黄
*OOC
       黄少天从苏府一回来就看见喻文州站在自己房门口,靠在房门上,一动不动不知站了多久,似乎是在等他回来。
       不知道又是哪个话多的说出去的,总之黄少天刚一走进,还没开口,就被喻文州抢先一步问道:“今天是苏小姐请你去的?”
       喻文州看起来里有些焦急,语气里多了几丝平时少有的烦躁与不安,黄少天被他这副样子吓到了连忙说:“嗯……我都好几天没去找她了,今天她又突然约我,其实……其实我去是为了……”
       黄少天吞吞吐吐半天,也不好意思说自己和苏小姐到底聊了什么。转了转脑袋,又有些生气的反问喻文州道:“你还好意思问我,这几天你都不在,你去哪儿了。以前你总跟我一道,现在可好,这么好几天不见踪影,连说都不跟我说一声……你上次带回来的桃花糕,今天吃着都有苦味了,你怎么还不给我买新的,你说你……”
       说着说着黄少天就忘了自己在说什么了,话头越扯越远。在见到喻文州之前,他有很多话重要的想说,现在站在他面前了,却什么也不想说了。反正那些都不重要,以后他们还有长长的时间可以去讲,所以即使讲很多垃圾话也没关系吧。
       黄少天一张小嘴吧啦吧啦说个不停,平时这种时候,喻文州就会在一旁安静的听他说完,因为这样子的黄少天很是有趣。
       可今天喻文州却安静不下去了,他打断了黄少天,毫不掩饰的直接问道:“她答应你了?”
       黄少天原本还头头是道的在埋怨数落着,被这么喻文州突然一问,一下子有些懵,下意识便连忙否认:“啊……?她?没有!……你误会了……”
       生怕喻文州误会,回过神来黄少天赶紧解释道:“今天我去和苏小姐说开了,我再也不去找她了。她不喜欢我,而且……我也有喜欢的人了。”
       说完黄少天不敢再看喻文州,有些不好意思的四处张望,用手抠着自己的衣角。喻文州平时聪明得不得了,这时却又不敢胡乱猜测,尽管心下有几分明了,还是问道:“少天,有喜欢的人了么?”
     黄少天张了张嘴,又什么话都没说,继续低头扯着衣角,原本平整的短袍被他弄得皱巴巴的。
       都到这时候了,再怂也得上!顿了顿,喻文州用手握住黄少天的肩,盯上他的眼睛。
       毫无底气却又无比认真的问:“少天……喜欢我吗?”
       没想到喻文州会这样问出来,但既然他都能这般坦然,黄少天便也不再闪躲。抬头迎上喻文州的目光,想也不想一口答应道:“是。”
       一瞬间,满院子的花都开了,月色温柔得像水。就像干枯的沙漠迎来了雨露,多年的心意终于得到了肯定,一束光照了进来,充斥了喻文州的整个胸腔和大脑。
       他一把用力的抱住黄少天,黄少天不舒服的动了动,却反倒被抱得更紧了。喻文州抱着怀里软软的人,心里满足极了,这是他追逐了那么多年的人呐。
      纵然黄少天默认了,可喻文州偏想听黄少天亲口说那句话。他把头放在黄少天肩上,呼出的气尽数撒进黄少天脖子里,弄得人有些痒痒的,然后他低沉着嗓子轻轻说:“嗯?少天刚刚说喜欢我吗?”
       黄少天克制着内心扑通扑通的狂跳,害羞的把头往喻文州怀里钻了钻,微微点点头说:“嗯。”
       喻文州的手抚上黄少天的头,揉了揉他的头发,然后柔声说:“少天,我喜欢你。”
       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景,黄少天实在不知道怎么反应会显得比较有经验。只有身体在下意识的想更靠近喻文州,于是黄少天伸手搂上喻文州的腰,继续闷闷的发出一声:“嗯。”
       喻文州一手抱着黄少天的头,另一只手在黄少天背上游走。喻文州的手仿佛一个火源,所及之处,都一下子被他点燃。黄少天觉得全身上下都开始烧了起来,只觉得浑身没劲,不停想往喻文州怀里钻去。
       喻文州的声音温温的热热的,还轻飘飘的,就像一根羽毛在挠着耳朵,听得人心里又痒又热:“少天,我想听你说喜欢我。”
       这话从喻文州嘴里说出来,仿佛有了魔力,柔柔的钻进耳朵里,钻进心里,黄少天整个人都没了力气,软软的靠在喻文州身上。这样的黄少天听话得不得了,乖乖应了喻文州,低声说:“我喜欢你。”
       人总是贪心的,特别是对喜欢的人。似乎是闲黄少天说得小声了,喻文州微微勾起嘴角笑了笑,又摸摸黄少天的头说:“我没听清,再说一遍。”
       黄少天忽的抬起头,有些恼了,撇撇嘴看向喻文州,不耐烦地嚷嚷着:“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超级喜欢你最最喜欢你……够了吗!”
       炸毛的黄少天,在喻文州眼里真是可爱极了,简直想把他一口吞进肚子里去。喻文州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嘴角也是弯弯的,温柔得像冬天的太阳。
       喻文州笑着摸摸黄少天的头,安抚着他。然后低头浅浅的在黄少天嘴上啄了一下,舔舔嘴唇说:“没够。”
       说完,又接着吻了上去,轻轻覆上黄少天湿湿软软的双唇,弄得他下意识发出了急促的喘息,晕晕乎乎之间眼神迷离,面色潮红。这样的黄少天看起来很好吃。
       喻文州轻轻咬了黄少天一下,黄少天吃痛地发出一声闷哼,趁这个间隙,喻文州的舌头便钻了进去。然后一把扣住黄少天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这次,是一个长长的吻。厮磨,浅尝,掠取,热烈。
————————
此处应有车,省略八百字,请自行脑补,酱酱酿酿啪啪啪XXOO
亲亲已经是极限ʘᴗ• 实在不会开车(づ◡ど)

【喻黄】小侍卫和他的萝卜(4)

 *侍卫喻×王爷黄
*OOC
       没精打采的黄少天独自坐在凉亭里,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前几天喻文州带回来的桃花糕,甜甜的味道在嘴里散开来,末了,回味里又还带着一丝涩涩的味道。大概是放得太久,已经不能吃了吧。
       这时,一个侍女兴冲冲的向凉亭跑过来,边跑边冲黄少天喊道:“王爷~王爷~苏小姐差人来请您去她府上做客呢!”
       黄少天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满脸兴奋的小侍女,整个人趴在桌子上,恹恹的说:“哦。”
       前些日子,黄少天一有时间就屁颠屁颠的往苏府跑,就为讨个苏小姐欢喜,怎么今天苏小姐主动请他,他反倒又提不起兴趣了?生怕自家小王爷没听明白,错过什么机会,小侍女又重复了一遍说:“苏小姐请您去她家府上做客呢!”
       黄少天这次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了,眼睛直溜溜望着眼前的空气,有些不耐烦的挥挥手说:“知道了知道了……”
       小侍女离开后,黄少天又坐在那里发了半晌呆,然后又想起什么似的,起身回房去了。在房里鼓捣半天,黄少天换了身精神点的衣服,便叫了两个随从,一同出门往苏府去了。
       刚一出门,便撞见刚从外面回来,风尘仆仆的喻文州。喻文州看了一眼黄少天,却什么话也没说就准备直接进门。黄少天却一把拉住他,有些慌张的对他说了句:“晚上回来,我有话跟你说。”
        说完,没等喻文州答应,黄少天便急匆匆的转身走了。
        提前差人去送了信儿,所以当黄少天去到苏府的时候,苏家小姐早就在院子里摆上了满满一桌子菜,在等着他。
       苏小姐今天一袭碧色长裙,嫩粉的荷叶裙摆,与一旁塘子里的荷花倒是相衬。发髻随意挽着,用一根素色绑带束起,一副十足的娇俏少女模样。
       可黄少天的目光却没在她身上过多停留,只是随意的打了个招呼便作罢,他现在对这些都没了心思,大概这次是真是完了。
       黄少天看了一眼水塘,扶额叹了口气,唉都怪这讨厌的鱼。
       黄少天一想到今天来的目的,便有些不自在起来,而苏小姐倒不愧是副相之女,大大方方的迎了黄少天,安排好各自入座,又自顾自的向黄少天解释道:“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些什么,就让厨房做了些我平日里爱吃的。”
       黄少天心里装着事,对这些也就没了兴致,敷衍的随口应了两句。
       心不在焉明四个字晃晃的写在黄少天脸上,连一旁的婢女都看出来小王爷对自家小姐不如前几次热情。苏小姐却对此毫不在意,一筷子接一筷子的吃了起来。黄少天没心思吃东西,拿着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碗里的饭,时不时悄悄看苏小姐一眼。
       两个人各有心思,一顿饭下来,气氛变得十分怪异,见黄少天还不准备说话,苏小姐往嘴里送入最后一块秋葵后,看不出情绪的随意说道:“其实吧,前几天你突然不来烦我了,我还有点不习惯。今天来了又不说话了,真是没趣。”
       听到这话,黄少天生怕苏小姐再说下去,连忙接过话说:“你别说了,对不起,我今天来是要跟你讲清楚的!”
       苏小姐挑了挑眉毛问:“讲清楚什么?”
       黄少天经过一番激烈的心里斗争后,鼓足了气战战兢兢的说:“前几日我老来烦你,还说了许多混账话。我知道现在说这些,对你一个姑娘家不太公平,可我还是要说。对不起,我以后不能喜欢你了。希望你能原谅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打扰你了……”
       黄少天准备了许多道歉的话,以及已经做好挨骂的准备,没想到他台词还没念完,苏小姐就咯咯笑了起来。然后憋着笑对黄少天说:“别呀~你要是不来找,那我得多无聊啊。谈不成感情,我们还能做朋友嘛。”
      黄少天带着些难以置信说:“你真这么想?”
      本来还担心苏小姐会闹点脾气,没想到她竟这般豁达。不过人家压根儿就没看上黄少天,这样反应倒也合乎情理,这下皆大欢喜,黄少天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下,松了口气。
       此时的苏小姐倒不像第一次见时,那般给人距离感,反而多了几分可爱,真与她做朋友也定是个不错的朋友。只见她筷子一扬,潇洒地说:“我早就知道你没那么喜欢我,说实话……”
       说到这里,苏小姐眨眨眼,得意的笑笑,然后凑近黄少天,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问道:“你是不是为了那个小侍卫。”
       也不知道是因为被戳穿的窘迫,还是别的原因,黄少天的脸唰就红了起来。疑惑的看着苏小姐支支吾吾的说:“你…你怎么知道的。”
       苏小姐皎洁一笑,有模有样的对黄少天说:“就像我见你第一眼,就知道我们不可能一样。我见你们俩第一眼,就知道你们一定有事情!”
       黄少天挠挠头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有这么明显吗?我以前怎么没发现……”
      
       那天,黄少天和苏家小姐聊了很多,大多都跟喻文州有关。讲着讲着,喻文州的脸在眼前越发清晰起来。
      黄少天突然觉得自己很想他,想马上就见到他,想抱住他,告诉他自己的心意。
      这么想着,黄少天一秒钟也不想再等,他马上就想去到喻文州面前,把这一切都告诉他。
       临走前,苏小姐突然叫住黄少天,对他说:“很多事不是两个人相互喜欢就可以的,你们俩的事,在普通人家也很难走过一辈子,更何况你身在皇家。既然你决定了,就要做好接受一切的准备,但不管怎么样,我都站在你们这一边。”
       黄少天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换上一种更坚定的表情说:“嗯,谢谢。不管以后怎么样,至少,现在我只想去见他。”
       好,去见他吧。

【喻黄】小侍卫和他的萝卜(3)

*侍卫喻×王爷黄
*OOC有
       喻文州刚进宫那会儿,本来是将他派给另一位小皇子做伴读的。奈何没过几天,那小皇子的额娘就犯了事,便被打入冷宫。那小皇子地位一落千丈,已经没了价值。
       或许就是因为再也得不到了,反倒让人念念不忘,黄少天生母走得早,却因此也让老皇帝对黄少天多了几分怜惜。于是,张太傅随便寻了个借口,将喻文州调到了黄少天身边去了。
       十来岁的喻文州已经学会了执行命令,却还没学会控制内心。在去到黄少天那里的第八天夜里,那晚的月亮皎洁得让人讨厌,喻文州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大约是因为那天是他的生辰,每每这个时候,那些被他尘封起来的记忆,就像开了闸,一股脑的全冒了出来。
       从前的父母,从前的家,从前的生活,一想到这些他就更没了睡意,透彻清醒起来。
       喻文州和黄少天是同住在东院里的,只不过黄少天住的是上房,喻文州的是专门留给贴身下属的侧房。
       睡不着的喻文州索性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他本想趁着夜里没人,独自爬上屋顶感伤一番。
       屋外的空气格外的清新,刚一走出门,院子里传来的断断续续的啜泣声便让他停下了步子。往四周一看,却又不见人影,顺着声音寻去,最后喻文州看见了蹲在石桌子底下,微微抖动着肩膀的黄少天。
      本不想多管闲事,可身体总比脑子更早一步做出反应。等喻文州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走过去站在了黄少天面前。
       发现有人来,黄少天仅仅侧脸瞄了一眼,又接着低下头去,丝毫不受影响,没有一点要掩饰的意思。他把头埋进膝盖里接着哭了起来,还哭得更大声了。反正都被人看见了,索性就大声哭出来好了。
       过了好一会儿,黄少天许是哭累了,渐渐没了声。然后他慢慢站起来,用有些微微肿起的眼睛,瞪了一直站着的喻文州一眼,没好气的对他说道:“不许跟别人讲。”
       然后便从喻文州身旁绕了过去,喻文州也不知哪儿来的胆子,竟鬼使神差的一下子叫住了黄少天。
喻文州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哭?”
       蓄水已久的河堤,一旦找到一个出口,便会毫不犹豫的涌入。黄少天被喻文州叫住后,不仅没有生气,反倒仿佛是有什么天大的秘密一般,望着喻文州狡黠一笑,露出一对好看的小虎牙说:“我刚刚听见布谷鸟叫了,所以跑出来看看。”
       喻文州想了想,想说什么,最后也没开口。黄少天又走回刚才的石桌子面前,坐了下来,接着轻飘飘的说:“我娘亲病得厉害那几天,我每天都听见窗外有布谷鸟在叫,叫得人心烦。后来娘亲走的那天,更是一整个院子的叫声,从早到晚叫了整整一天。”
       说完,黄少天用手挠挠后脑勺,有些后悔讲这些话了。然后他又看向喻文州,试图通过喻文州的表情看出些什么反应,会可怜他么?或者嘲笑他?
       但黄少天失败了,他从喻文州脸上什么也看不明白。不过,这么仔细一看,喻文州长得倒是挺好看的。一瞬间的失神过后,很快便回过神来,继续陷入谁也不说话的沉默之中。
       过了半晌,喻文州微微皱了皱眉,打破了当时诡异的气氛。他面无表情,语气也没有一丝波澜地说:“嗯,知道了,晚上天凉,你快回去吧。”
       说着,喻文州伸出手去拉黄少天。没想到刚刚还平静的黄少天,毫无征兆的突然就发起火来,他一把甩开喻文州伸过来的手,眼睛里变得水盈盈的,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般,低头望向地面恶狠狠的说:“你知道个屁,你不知道!”
       黄少天抬头瞪住喻文州,眼神里满是恨意,然后慢慢又低下头,小声说:“我什么都没做,可我的手足兄弟都对我如临大敌,没一个真心对我好。而我的父皇,他又不是我一个人的父皇,他也是别人的父皇,他更是整个天下的皇上。他有诸多儿女,还有无数子民,他要爱的人很多,多到他可以很久很久都想不起我来。”
       顿了顿,黄少天又抬起头看着天上的月亮,眨眨眼睛继续说:“所以这个世界上,我只有娘亲一个人,她走了以后,我就孤零零的了。”
       天上的月亮,树上的布谷鸟,一切都那么让人讨厌,可眼前这个哭唧唧的黄少天却是意外的可爱,让人忍不住想抱抱他。喻文州确实也这么做了。
       喻文州走上前一步,轻轻把黄少天的头,埋进了自己怀里。然后用他那骨节分明的手掌,小心翼翼地抚摸着黄少天的后背,低声在他耳边说:“我也孤零零的。”
       一起走吧,再也不要孤零零的了。

【喻黄】小侍卫和他的萝卜(2)

侍卫喻×王爷黄
OOC有  
        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黄少天进宫去给他爹祝寿。寿宴上,苏副相之女用一支舞让黄少天懵了头,要是就这么台上台下惊鸿一面,之后再无瓜葛,那黄少天最多也就惦记一阵,过不了多久就能将她忘了。
        可一切偏偏像是刻意为之一般,那日寿宴结束后,那姑娘阴差阳错捡到了黄少天从不离身的玉坠子,那可是他亲娘留给他唯一的东西,那东西可是他的死穴。这下黄少天算彻底陷进去了,他觉得这就是姻缘二字最好的解释,这是命运的安排,他和那姑娘一定是命中注定。
        黄少天平时喜欢的玩意儿多,钟情的却少。有什么新鲜的他总是忍不住试试,但没见他对什么一直恋恋不忘过。皇城里那些公子哥们流行的他都跟着玩过,唯独逛花楼这事儿他从不跟着去。
        倒不是他有多洁身自好,主要是一方面是喻文州老不让他去,其他都好说,唯独逛花楼这一条,喻文州从不退让半步。而另一方面,是黄少天自己的原因,也不知道怎么的,他似乎对女色这一项上,没有太大的兴趣。
        那日从宫里回来之后,黄少天就没消停过,东奔西走找人打探,把那姑娘从头到脚查了个底朝天。从家世背景学识为人,到生活习惯兴趣爱好,几天下来,连人家哪一年换乳牙都弄得清清楚楚,就差没查她出生的接生婆是谁了。
        这些日子以来,只要一闲下来,黄少天就往苏府里跑,酒楼也不去了,桃花糕也不吃了,捕猎也不去了,一门心思扑在姑娘身上。
        喻文州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觉得不能再坐以待毙,该有所行动了。成全别人这种事,实在很难做到,所以,喻文州不准备成全黄少天,至少,不准备成全黄少天和别人。
        以静制动,这招对黄少天十分奏效,心脏的喻文州深谙温水煮青蛙之道,黄少天这只小蝌蚪是跑不掉的。
        自从黄少天开始夜以继日的追求苏姑娘起,喻文州就总是找各种理由不同他一起去。
        第一天,黄少天一个人兴致昂扬的去,又一个人灰头土脸的回来。第二天,黄少天一个人信心满满的去,有一个人垂头丧气的回来。第三天黄少天一个人……
……
第九天,黄少天一个人面无表情的出门,又一个人面无表情的回来。
第十天……,没有第十天。
第十天他没去,后来再也没去了。
因为第十天,他一开门就看见不知在房门口等了多久的喻文州。
黄少天:“你今天没事?不去带侍卫队操练?”
喻文州:“不去。”
黄少天:“不去监督后院翻修?”
喻文州:“不去。”
黄少天:“不去看张太傅?”
喻文州:“不去,我今天哪儿都不用去。其实昨天,前天,前几天,我都不用去。”
        黄少天愣了一下,又试探着支支吾吾的问:“之前……为什么骗我?”
        相比黄少天的吞吞吐吐,喻文州就坦荡多了,一脸笑意的迎上黄少天的眼睛,然后一字一句清晰的说:“因为,不想看见少天和别人在一起,我会伤心。”
        黄少天半懂半懵的看向喻文州,满是疑惑的对上喻文州的眼睛。一瞬间,黄少天像是中了蛊般,被一股电流从头而下窜入他的每一根神经,他清清楚楚看见了喻文州眼神里的爱,还有落寞。
        黄少天一下慌了神,语无伦次起来:“江小姐跳舞很好看,弹琴也好听,她还捡到了我娘的玉坠子……后院翻修太吵了,我每天都睡不好……这几天你不在,我很难过……昨天和江小姐一起吃饭,她竟然吃了秋葵……”
        为了阻止黄少天继续废话下去,喻文州向前一步,扣上黄少天的后脑勺,双唇贴了上去。黄少天像是受到了惊吓,睁大眼睛看着喻文州,还用力推打着喻文州的胸口,试图让自己挣脱开来。而喻文州似乎丝毫不受影响,闭着眼睛,睫毛微微颤动,双唇轻轻舔拭着对方柔软的唇。一手紧紧搂在腰上,一手扣住后脑勺。任黄少天如何不安分,硬是一点办法没有。
        最后,喻文州轻轻在他下唇咬下一口后松开了他。黄少天瞬间跳开喻文州,一时之间,以他的认知,竟不知该怎么面对眼前的情景。
       黄少天慌慌张张的开口道:“呃…啊…嗯…你不用道歉…我原谅你了…年轻人难免冲动…我懂的!你放心…我这个人很讲义气…就算以后我成亲了我们照样可以一起…唔…我想起来我屋里蜡烛还燃着,我今天的兵法还没看完,啊…我先走了……”
        黄少天总算说完这一大段话,像是怕喻文州接下来又做什么不得了的事,说完话连看都没敢看喻文州一眼,就逃一般的跑回房把门关上了 。
        关上门,黄少天用手捂住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喻文州的脸不停在脑子里打转,一回想到刚才,黄少天脸上又忍不住一阵燥热。等平复下来,黄少天的脸不再燥热了,心底却窜出一团火苗。那个吻,好像并没有那么难以接受,甚至,有一点点,柔软。
        而门外喻文州站在原地,怔怔看着被黄少天重重关上的门。刚才伸出去的手,没有抓住跑开黄少天,无力的悬在空中,连收回都忘了。

【喻黄】小侍卫和他的萝卜(1)

*古风侍卫喻×王爷黄
*OOC有
一心一意的鱼,掰弯可爱小王爷,一起长大,相互温暖,偶尔吃吃醋斗斗嘴,天天话唠属性不变,喻队有很多面比较忠犬,最后两人放弃一切浪迹天涯。HE。

        喻文州五官长得太过周正,眉眼间还有几分凌厉,他不笑的时候看起来有些凶凶的,周身散发着一种别理我的气场。经常有小孩子见到他,眼神都不敢往他身上放。每次黄少天撞见这样的场景,就会幸灾乐祸嘲笑他一番。
       不过他一点也不在乎,反正他不喜欢小孩,他只喜欢他的黄少天。
       其实喻文州笑起来的时候,是没那么可怕的,嘴角微微向上勾起,眼睛也有些弯弯的,甚至还有几分温柔和可爱。不过这些别人是不太知道的,只有黄少天知道。
       喻文州大约是十三岁那年被张太傅带进宫的,从那以后他就做了小王爷黄少天的伴读,兼贴身侍卫。他们一起读史书宋词,不过每次被太傅罚抄,都是喻文州一个人挑灯熬夜。他们一起习武练功,可每次和别人动手,都是喻文州一个人挡在前面。
       因为年纪差不多大,黄少天又生性话多喜欢热闹,一来二去,也就熟了起来,任是喻文州也被他带得偶尔说几句玩笑话。不过那也仅仅限于对黄少天一个人。别的人,怕是连跟喻侍卫说得上话的都没几个,更别提跟他开得上玩笑的。
       喻文州这些年一直过得挺开心的,或者说,挺幸运的。八岁那年老家闹饥荒,他命大,硬是一个人在遍地的死人堆里活了下来。终于等到了朝廷派人赈灾,于是他便遇到了张太傅。于是便遇到了黄少天。
       张太傅始终没有告诉过他,当年那么多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为什么偏偏看中了他。不远万里带他回皇城,教他练武习文,然后又送他入宫。但他自然知道,这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就算有,也没轮到他头上。
       张太傅是有私心的,大大的私心。到喻文州长大一些之后便明白,可惜等他明白一切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全身而退,有了羁绊。
       对于张太傅那些阴谋阳谋明争暗斗,不论他愿不愿参与,都早已深陷其中。因为纵使他有一身不得了的功夫,一脑袋过人的学识,大可以不管三七二十一,撇下这些肮脏龌鹾的东西一走了之,去浪迹江湖,去看大漠长河。
       可他一细想,他又舍不得,舍不得他的小王爷。
       喻文州抗住了张太傅的阴谋诡计,躲过了皇家的明争暗斗,这么多年护得黄少天活蹦乱跳。可最近他觉得自己快撑不下去了,他遇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个危机——黄少天喜欢上别人了。
      你说这黄少天怎么能这么不开窍,喻文州守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他愣是不为所动,一点别的心思没有。以前喻文州一直想着黄少天还小,还不懂成人之事,等他长大一些就好了。
       可初五那天,喻文州兴栽栽的绕了大半个皇城,去城西满香楼给黄少天买了油纸桃花糕。等他提着一盒子糕点回来,却看见黄少天一个人在亭子里一脸烦恼,对他的桃花糕,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更让他生气的是,这些都是因为一个姑娘。
       喻文州开始后悔了,后悔自己该早一点告诉黄少天,兴许黄少天就喜欢他,不喜欢别人了。尽管这有些自欺欺人,但起码让他有了一丝丝的安慰。至少不要像现在这样,看着自己从小施肥除草保卫的萝卜,在自己眼跟前被一只小白兔给勾去了,白白浪费了一个近水楼台的好位置。唉西,真是好气呀!

花花

叶修 橡皮章